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避实击虚 >

《孙子兵法》军争篇(上)

归档日期:07-03       文本归类:避实击虚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说文解字》中对“争”的解释为“引也。凡言争者、皆谓引之使归于己。”而“引”的意思则又是“施弦于弓曰张。钩弦使满、以竟矢之长亦曰张。是谓之引。”也就是说,把已经上了箭的弓拉足就叫“引”。从其本意来说,军争这一篇所论述的就是敌我双方对作战制胜有利条件的“争”。

  【译文】孙子说:一般用兵的法则,将帅接受国君的命令,从征集民众、集合军队到开赴战场与敌两军对垒扎营,在此过程之中没有比率先争得制胜的条件更难的事了。

  【注析】交合而舍:交,为接触之意;舍,为驻止扎营之意思。全句意为两军在战场上对垒于一处。此段孙武先直接给出了自己的论点。那就是整个作战过程中最为困难的事,就是想方设法占有制胜的条件。

  【译文】“军争”中最困难的地方就在于把看似迂回的道路变成直达的道路,把看似不利的条件变为有利的条件。所以,一方面我军迂回前进,又对敌人施以利诱,因而虽晚出发于敌,却能先于敌方到达战场。懂得这么做,就是掌握了迂直之计的人了。

  【注析】一般情况下,军队的机动目的之一是为了抢占战场上的有利地形,并从容做好作战准备,从这个角度来说,无疑是先到达战场者有利。而机动的本质是一个空间与时间的转换过程,当然,如果距离相同且又速度相同,那行“迂”的一方则因为路途远而无法“先人至”,那么怎样做才能达到这一点呢?孙武的思路就是“诱之以利”,让敌人在“抢利”的过程中失去时间,从而降低它的速度,最终达到我方虽“迂”但可以先敌到达的目的。

  作战本是敌我双方作用的结果,所以它是一个对抗过程,所谓的对抗,一方面强调“扬己所长”(此处为加快自己的速度),另一方面要“抑敌所长”(此处为降低敌人的速度),这样一正一负的影响之下,就容易确保己方的“后发先至”。当然,降低敌方的速度的方法,不仅仅是孙武所说的“诱之以利”,也可以用自己的行动去影响对方。比如现代作战中常用的机动布雷即是如此。事实上,布雷本身很难对敌造成大的伤害,除非敌方不经排雷部队直接雷场,但只要对方排雷,就会耗费一定的时间,而这段时间对于我方来说,则意味着在“制胜条件的争夺”中占有先机。所以说,孙武在那个时代,能充分认识到空间与时间的转换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这一点,实属不易。这也是《孙子兵法》中辩证法的体现,也是它的魅力所在,更是它之所以经历这么久仍具有指导意义的重要原因。

  【译文】军争是为了占据先利,但军争也充满危险。军队带着全部辎重去争利,就会影响到行军速度,从而不能先敌到达战场;而丢下辎重轻装前进,装备辎重就会损失掉。卷起甲胄急进,日夜不停地地强行军,跑上百里去争利,那么三军的将领就有可能会被敌方俘获。健壮的士兵能先到战场,而疲弱的士兵必然掉队,其结果只有十分之一的兵力到达;强行军五十里去争利,先头部队的主将必然受挫,而军士一般也只有一半能按时到达;强行军三十里去争利,一般只有三分之二的兵力按时到达。这样,部队没有辎重就不能生存,没有粮食供应就不能生存,没有物资储备就不能生存。

  【注析】这段话是孙武为了证明前句自己的观点所展开的论证。从中可以看出,他是反对采用“举军而争”“卷甲而趋,日夜不处,倍道兼行”这种单方面提高自己机动速度的方法去争夺时间的。并举出如果这样去“百里争利”“五十里争利”“三十里争利”,其结果可能会很惨。当然,我们在战例中可以看到一些通过单纯地提高己方的机动速度去抢占战场先机并取得作战胜利的战例(如红军抢夺泸定桥前的急行军等),但这往往也是无奈之举。之所以出现这种与孙子所说不符的情况,还是因为作战是敌对双方共同作用的过程,作战的结果也是双方共同作用的结果。此外,兵书战策中所总结的,往往是一般原则,它虽具有普遍指导意义,但不是全部指导意义。

  【译文】所以不了解诸侯各国的战略企图,就不要和他们结盟;不了解山林、险阻和沼泽等地形,就不能行军;不使用向导,就不能占据有利的地形。

  【注析】这段话仍体现了孙武的以“知”为上的观点。是提出的“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具体体现。对将帅而言,“知”的方面是多样的,现代作战理论把它归纳为“敌、地、我、友、天”,称之为“五情”,所以刘帅有句名言“五情不定,输得干干净净”讲得就是这个道理。当然,孙武这里只提到了要知“敌”和“地”。虽然没有考证,但堂主相信孙武那个时代没有什么可供将帅参考的很详尽的地图,况且,《孙子兵法》中的作战,大都指率兵攻打其它国家的作战,即境外、进攻作战,所以一般情况下将帅不知“地”也就很正常了。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他强调“向导”的重要性了。

  【译文】所以,用兵作战是要凭借施诡使诈而获胜的,要根据是否有利于获胜去决定行动,要根据兵力的分散与集中来变换战术。因此,军队行动迅速时要象狂风;行进舒缓时,象森林;进攻时如烈火;防御时山岳;隐蔽时如阴天;出动时如雷霆。

  【注析】本段中的“兵以诈立”是孙武的一个重要观点。事实上这也回答了在战争中是否要讲信用、讲道德这类的问题。孙武本身是强调“慎战”的,因为他能认识到战争会给国家、百姓造成“国亡不能复存,人死不能复生”的的灾难,但同时他又认识到,如果一旦开战,那也就没什么信用而言,战争中应该以“诈”为立的根本。因为孙武所处的时期,正是“礼崩乐坏”的春秋时期,维持中国社会稳定的“礼乐”在平时都得不到贯彻,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才使使认识到了在涉及到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战场上,更没有必要讲究什么“信”。

  【译文】掳掠敌方乡邑的财物,应分兵行动。开拓疆土,也应该分兵扼守要害。衡量利害得失再决定后续的行动。预先懂得以迂为直之计的方法才会取得作战的胜利,这就是军争的法则。

  【注析】本段中对“掠乡分众,廓地分利”一直存有争议,另一种译法意为“掳掠对方乡邑则要把掳来的人分给手下,扩张领土也要分配夺来的资源。”堂主觉得自己的译法是正确的,原因就是对将帅在作战中应对“分兵”这一点要权衡,而貌似不该对“分配财物和俘虏来的人”权衡。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交和而舍,莫难于军争。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人发,先人至,此知迂直...

  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人发,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计者也。军争为利,军争为危。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交和而舍,莫难于军争。举军而争...

本文链接:http://andaloussy.com/bishijixu/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