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避实击虚 >

《孙子兵法》中的企业管理之道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避实击虚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孙子兵法》,这部由春秋时期伟大的军事学家孙武所编着的经典兵书,不仅被历代兵学家及军事家长期、广泛地应用于战争领域,其中的许多精髓理论更是被世界各国的一些着名企业家作为指引商战的行动指南。

  英国空军元帅斯莱瑟曾说过:“孙武的思想有惊人之处——把一些词句稍加变换,他的箴言就像是昨天刚写出来的。”由此可见,这部距今2500多年的兵书,在风云变幻、事事无常的现代社会,依然具有极高的实用性。

  孙武生活在春秋战国后期, 其间正是社会大动荡、大变革时期, 政治上诸侯各国争权夺地、战争频繁, 无论是外交斗争或是战争行为都是大国对小国的欺凌与掠夺, 真所谓“春秋无义战” 。在这种不能仅凭经济力量和军事实力争夺权力的时代, 致胜的根本就在于“ 智与力” 的活动, 所以5900 多字的《孙子》高度浓缩了社会各个领域的一切。

  本文就《孙子兵法》中的主要管理心理学即人性观, 激励思想, 群体心理思想, 领导心理思想四个方面进行分析与研究。

  每一个管理决策的背后, 都必有某些关于对人性本质及人性行为的假设,因为“ 怎样看待、对待人, 将决定你的管理措施、组织绩效”。《孙子兵法》十三篇贯通的军事谋略, 都是以对人的重视、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为前提的, 首篇《计篇》就谈到: “道者, 令民与上同意也”,意思就是讲政治, 必须使君民的意愿一致, 这充分显示出对民意的重视和对人的尊重。孙武深知民心项背的影响力以及“水可以载舟亦可覆舟” 的道理, 更何况任何一项重大决策, 尤其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事件, 切不可违背民意, 为此, 孙武才把国家的命运直接系于赋有创新精神的“智、信、仁、勇、严” 品质兼具的将帅, 并对将帅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孙武说

  “故知兵知将, 生民之司民, 国家安危之主也”然而知兵之将, 不可能从天而降, 他必须通过培养、学习和磨练, 可见孙武对人的重视还隐含着“ 教育是关键”的哲理, 其用意深远。在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方面, 强调“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 不可象于事, 不可验度, 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 要求充分依靠人及时、准确、全面掌握信息、情报, 而不企求鬼神、星象, 甚至不依赖以往经验的类推。由此可见, 孙武“以人为中心”的管理心理学思想是基于对人的充分重视和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现代组织管理重视“ 人力资源” 的开发、合理利用, 可以说其渊源于《孙子兵法》, 也正因为对人的重视, 所以《孙子兵法》中论述了极丰富、影响至今的激励思想。

  “激励”一词作为心理学术语指的是持续激发人的动机的心理过程。通过激励在某种内部或外部刺激的影响下使人始终维持在一个兴奋状态中,其实, 这种观点正渊源于《孙子兵法》中的激发士兵斗志的思想, 而且该思想一直影响着中、外战争史上许多著名战役中将帅的战绩。

  孙武特别主张物质刺激的激励效果。物质需要是人生存的第一需要, 物质奖赏是激励的现实手段。所以孙武说“取敌之利者, 货也 ”, 意思是获取敌人战利品, 就可赏予物,而“故车战得车十乘已上, 赏其先得者”。说明率先杀敌, 取得敌人战车的, 则可以赏其先得者, 目的就是为鼓励先勇者。不仅如此,为达到“赏不可虚设” 的目的, 并且在非常时期使士兵更加勇猛, 还必须“施无法之赏, 悬无政之令” ,就是说在军队特殊、紧急时期, 打破常规、常法, 根据地点、时间、情形, 加大刺激力度, 施行超过惯例的奖赏。现代管理中“奖金”、“ 提存”等物质刺激手段, 目的就是最终把职工和企业结为休戚与共的统一体,使职工主动关心企业的生产经营、生存和发展, 刺激广大职工的积极性, 使职工既相对稳定, 又乐于奉献。

  物质刺激固然重要, 但精神刺激则是根本, 现代企业管理中流行着的“价值管理观” 正是一种基于人的发展、人的精神价值的个性化倾向而凝聚成的管理理念。

  孙武用大量的思想来阐述励士致胜的精神激励因素, 尤其也很重视精神激励的方式、策略。一方面用“爱兵如婴” 这种类似儒家“仁爱”式的情感投人, 进行情感管理, 如“视卒如婴儿, 故可以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 故可与之俱死”, 意思指看待士兵要像对待自己的婴儿, 他们就可以与你共涉难险,看待士兵就像对待自己的爱子一样, 他们就可与你共“赌”疆场, 爱抚的结果既给管理者自身树立了权威, 又取得了让士卒与你“生死与共”的效果, 这是典型的“代价收益”价值管理观。另一方面精神激励也是为了赢得民众支持, 鼓动民众信念, 激起国民拥戴。孙武不主张因战争给国民造成财、物及精神上的创伤, 正因为如此, 他坚信“上下同欲者胜川”, 可见, 孙武这种“爱民” 思想, 正体现了战略性、全局性的精神激励, 也反映了他深知社会结构的粘合剂是社会心理因素的道理, 现代企业管理中的“感情投资”策略正是借鉴了孙武的精神激励战略思想。

  利用身处“ 困境” 的求生本能来激发下属的积极奋进的观点, 最早见于《孙子·九地篇》, “帅与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 帅与之深人诸侯之地, 而发其机,焚舟破釜…… 聚三军之众, 投之于险, 此谓将军之事也” , 意思是, 将领导深入敌国, 要像射出箭一样, 使他们勇敢直前, 烧掉船只, 砸烂饭锅……断其退路, 表示不进则死。以及“投之死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大众陷于害, 然后能为胜败” ,这说明孙武重视将军队置身于一个特殊危险环境之中, 造成不胜则亡之势, 以求生存的本能为激励以获取胜利的根本思想` 心理学研究表明: 有刺激必有反应。当组织处于危险时, 给成员提供高恐怖的信息, 此时性命攸关, 必然引起强烈的情感振动, 激起求生的本能, 即使胆小怕事者在此境遇下, 也同样使出全身解数, 力争生存, 因此就能收到“投之无所往, 死且不北”的效果。

  当今激烈竞争的社会, 企业处处是“逆境” , 只要职工爱企业, 视企业为家, 那么, 即使“ 逆境” 也会激起全体员工与企业同舟共济,奋发求生的意志和信心, 它必将爆发出不可估量的潜力, 这正是古人所说“ 救亡图存” 的精神境界。

  不仅给予奖赏是一种激励, 约束及惩罚也是激励。只有“赏不虚设, 罚不妄加” 才可使赏罚二者统一, 只有建立激励与约束的机制, 才能从规章、制度上保证二者的统一。如果赏无罚的制约, 则不易让受赏者体验到自尊, 如果罚不以公正、关怀为目的,则易使受罚者“心怀不满” , 所以孙武告诫: “卒未亲附而罚之, 则不服, 不服则难用也” , 但只是一味的亲近、爱护, 缺乏约束机制的配合则会“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 乱而不能治, 譬如骄子, 不可用也” ,说明关怀、厚爱并非无原则。

  可见要达到真正的赏罚目的, 起到激励效果, 还必须实行及时强化, 即“赏不愈时”,“罚不迁列”, 不逾时, 表示及时强化, 否则刺激作用就会减弱甚至消失, 只有在刺激达到一定的量时, 及时才能起到强化、巩固人们所取得的行为的效果。“不迁列”表明就事论事, 主要以教育为主,不涉及其他, 不抱偏见, 这样既制约了受罚者, 又不使受罚者心忌、自卑、束缚其言行, 甚至“ 破罐子破摔” , 真正做到使受罚者心悦诚服。管理尤如治军,赏罚是为了规范行为, 看到希望, 只有二者充分、合理结合, 才能既使职工受到鼓舞, 又可增强职工的“成熟感”, 使职工在爱护和严明纪律中, 真正体验到自身的价值。现代组织管理中, 确实不乏只重物质奖励, 缺乏约束机制的现象, 同时也忽视人的基本需求满足后,人的精神需求和各层次的需求以及不同处境下的需求度。社会越是文明进步, 人的精神需求越个性化多元化, 金钱的刺激作用正逐步在弱化。

  现实中的管理者往往不注意分析人的发展需求, 内在精神需求, 不研究需要满足的“ 边际效用递减” 的规律, 即使管理中一味地发放“奖金” 而职工仍缺乏凝聚和振奋, 这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群体一直是解决问题最有力的工具, 足以应付一切严峻和残酷的生存环境”, 有的心理学家甚至还把群体说成是“生长和维持人的生命的土壤”。这一点其实在《孙子》十三篇中有九篇的内容中就可发现许多卓越的见解。群体动力论认为群体中个人行为的方向和强度决定于个人现在需要的紧张程度和环境情景力场的相互作用关系, 这种相互作用的关系状和心理气氛的良性状态就形成群体凝聚力。凝聚力是组织成败的重要因素, 这方面《孙子兵法》有许多沿用至今的思想。

  “人和” 是中国传统群体追求的社会心理需求。孙武在首篇《计篇》中就强调:“道者, 令民与上同意也, 故可以与之死, 可以与之生, 而不畏危”, 就是指管理要使上下级, 个人目标与组织目标达成一致, 才能凝聚成强大的群体, 这样人们才能临危不惧, 至死不辞。可见, “人和”的威力是无穷的。古人云:“家和万事兴”, 就一个组织而言, “人和”造成友好的周边环境气氛; 对组织内部而言, 可形成良好的沟通、协调关系, 可见现代企业公关强调的“内求团结,外求发展” 正是“ 人和” 需求的体现。

  孙武有着全局系统论思想, 只有“ 不战而屈人之兵”才能产生一个国泰民安、祥和、繁荣的国际国内环境。所以孙武的战争策略是“上兵伐谋, 其次伐交曰” , 其真正目的就是为了减少因战争给敌我双方国家、人民造成灾难, 可见孙武用意之高尚。而“伐谋” 、“伐交” 在现代管理中, 尤如企业的宏观战略, 其目的正是为了资源的合理有效利用, 减少企业间竞争的“耗损成本”, 现代企业各类组织机构应该认识到只有创造“人和” 环境, 才有自身生存和发展的根基。

  荣誉感总是与祖国、信仰、人格等各种因素相关连。所以孙武讲: “故杀敌者, 怒也” , 意思是要使军队能勇敢拼杀, 就要激怒自己的士兵, 造成一种同仇敌汽的心理态势, 从而精神大振, 士气旺盛, 提高战斗力。为此孙武告诫:“围师必网, 穷寇勿追” ,意思是对身处绝境的人群给予一条生路, 否则他们会拼死反抗。

  心理学研究表明, 人们在险恶之际, 既会不遗力奋力求生, 发挥潜在的能量, 爆发异乎寻常的勇气, 又会自动放弃平素的偏见和隔阂, 团结一致。实验心理学研究也表明, 同一强度的刺激在群体氛围下的承受力大于个体单个承受力。把这些观点运用于企业管理, 就可引伸为“危机管理” , 即当组织成员共处困境相互接纳时, 就会产生团体的凝聚力, 并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 形成组织士气。

  这样,群体的凝聚力愈高, 士气愈旺, 释放的能量愈大。因为, 在高凝聚力的群体中, 组织成员会对组织产生归属感、认同感, 有志于目标的达成。

  孙武非常重视人文素质教育, 他说,“故令之以文, 齐之以武, 是谓必胜”, 意思是强调对士兵进行伦理、文化教育并辅之以严格的纪律, 这是对将帅、士兵的“智”、“勇” 的要求, 因为没有智、勇的将帅、士兵, 无法高效地执行“智”、“勇”的决策, 不仅如此, 它更是群体凝聚力的深层根源。现代西方管理中, 培植“企业文化”, 就是企图通过共同的价值准则、精神追求和团体意识等, 尽可能统一个人与组织一致目的, 使职工上下在企业文化氛围中, 在言行、形象、服务、产品诸多方面都体现企业精神, 凝聚力可以说就是企业的灵魂。

  领导心理思想在《孙子兵法》中被阐述得淋漓尽致。《孙子》十三篇都贯穿着对将帅的最高要求, 孙武非常慎重地提到“夫将者, 国之辅也”为此, 孙武系统论述了领导能力的五维结构观, 即“将者, 智信仁勇严也” , 也就是才智、诚实信誉、品行修养、胆识和赏罚分明。

  孙武的计谋均来自预测、预算, 进行定量、因素相关分析, 这必然对决策领导的才智和专业知识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而《孙子兵法》十三篇, 每篇都是通过计算而提出的谋划,这正是这部巨著超越时代、国界为世人所瞩目的重要原因之一。请看下列几则:首篇《计篇》:“一日道, 二日天, 三日地, 四日将,五日法” 。第二篇《作战篇》: “凡用兵之法, 驰车千里, 革车行乘, 费用十万……食敌一钟, 当吾二十钟, 秆石, 当吾二十石”。第三篇《谋攻篇》: “ 十则围之, 五则攻之, 倍则分之……”孙武十三篇均有数量、计算, 可见, 对领导者的才智和知识水平要求极高。现代任何一项经营管理活动都启动于预算, 至关重要的是财会管理, 所以领导者更应该具备专业知识。孙武对将帅业务能力也倍加重视, 并且强调外行不能领导内行, 他认为: “不知三军之事, 而同三军之政者, 则军士惑也; 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 则军士惑矣”, 故业务能力是领导者最基本的能力要求。

  现代管理心理学表明: 领导者权威的树立主要依赖领导的自然影响力,而自然影响力中, 专业知识是树立权威, 赢得下属信服和拥戴的主要因素, 它的影响远远胜于权力的影响, 因为权力只能使下级畏惧, 而专业知识则使下级敬仰。

  心理学研究表明: 个性就是人的整个精神面貌,表现为稳定性、倾向性、独特性和整体性, 所以《孙子》日: “将军之事, 静以幽, 正以治” 就是指领导者应具备沉着冷静、稳健的性格和公正严明的、雷厉风行的个性特征。心理学还认为, 人都有一种强烈的表现个性的欲望和实现自我的需求, 不仅如此, 自信对周围人产生的影响是友好、亲切、振奋、安全, 一个领导者的自信既可以调动职工的工作热情, 也可以在组织处于“危境” 之时振奋人心, 这一点孙武早有论述, 他说:“故战道必胜, 主日无战, 必战可也, 战道不胜, 主日必战, 无战可也” , 意思是从战争发展的总趋势看, 战与非战直接取决于将帅, 故将帅的主见、自信, 在战场上是不以国君的命令为标准的, 说明将帅魄力也是领导强有力的个性品质, 尤其在危急紧要时刻, 甚至也可“ 君命有所不受” 。

  “为政之本在于任贤”, 先秦诸子均有“ 择人” 的充分论述, 比如荀子的“贤能不待次而举” ; 墨子的“虽在农与工肆之人, 有能则举之”春秋时晋国祁黄羊还提出了沿用至今的“外举不避仇, 内举不避亲”的用人名言。而孙武在《势篇》中讲:“故善战者, 求之于势, 不责于人, 故能择人而任势”, 意思是指, 善于指挥作战的人, 主要在于掌握全局, 顺应形势, 并不专门依赖将领个人, 因而能顺势选择恰当的将帅并运用有利的态势, 才能致胜。这一点充分反映了孙武“择人任势”人力资源观。管理就是决策和用人, 用人就是要择人, 择人的目的就是用人, 要真正做到“ 用人不疑, 择人不嫉” 确实需要上级领导者的气度以及全局为重的战略视野。嫉贤妒能在我们管理工作中时有所闻, 所以选贤任能既是领导者的品德修养, 也是领导用人艺术的体现。

  观察是任何领导者制定计划的必要品质, 主要包括高度的注意力、记忆力、分辨力、预见性。所以孙武认为“故举秋毫不为多力, 见日月不为明目, 闻雷霆不为耳聪” , 这就要求领导者独具慧眼的观察力。

  在开篇《计篇》也曾说过“ 兵者, 国之大事也, 死生之地, 存亡之道, 不可不察, … … 吾以此观之, 胜负见矣” , “ 观” 、“察” 二字突出领导者计谋与他观察掌握的信息是否全面、及时、准确密切相关, 也是致胜的首要条件。

  孙武论及情绪情感也有许多独特之处, 比如:“ 不可胜在己, 可胜在敌” , 就是说能否被敌人战胜, 主动权在自己, 可以战胜敌人是因为敌人有可乘之隙, 在一定意义上讲, 战胜自己胜于战胜敌人, 战胜自己就是克服挫折, 使自己逐渐成熟、稳重, 于是孙武更进一步强调“主不可以怒而兴师, 将不可以慑而致战” , 这就是要求领导者要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 不要因冲动而出兵, 也不可感情用事而盲目参战。有鉴于此, 现代管理强调成熟、自控力强的管理

  者能怒而不发, 发而非怒, 这种不以主观意愿而是依据客观情势决定个人喜、怒、哀、乐和脸上阴晴的心理素质, 就是自控力的表现。尽管人都有“七情六欲” , 况且领导者还应有着更丰富的情绪表达方式和情感内涵, 但善于控制自我情感, 稳重、平静、宠辱不惊才是一个成熟的领导者应具备的心理品质。

  意志品质表现为在艰难困苦的不确定性状态下持之以恒的决心, 果断、坚韧、健康心理和高度的心理平衡力, 它是领导者训练有素的临战心理修养的实践能力, 所以孙武强调“以治待乱, 以静待哗,……以近待远, 以逸待劳, 以饱待饥” , 其中的“治”、“静”、“待”等就是在战争风云中对一个统帅意志品质的考验。

  现代社会竞争激烈, “商场如战场” ,同样也是“ 风云突变” , 企业家如果没有相当的“忍力”、“静心”就会随大流, 盲目投资, 随意引进. 所以管理心理学研究表明, 竞争越激烈, 越要求领导者具有平常心态, 审时度势, 逆境下坚韧而没有病态心理, 决策果断不莽撞, 稳健不保守, 唯有如此, 领导者才能驾御未来。

  在管理心理学中判断力是指领导者能从事物之间的关系中, 判断情况的变化及其可能态势和结果的能力, 它是基于观察、分析和不带情绪色彩情形下的准确判断。孙武这样分析: “辞卑而益备者, 进也;辞强而进驱者, 退也……; 无约而请和者, 谋也” ,这就是说从敌方的言辞表达的语言、语调中, 判断出对方的实力, 防备情况; 从对方不邀而请的目的, 窥视出他的计谋。

  另外“ 杖而立者, 饥也; 汲而先饮者,渴也; 见利而不进者, 劳也” , 可见依事态和人物的表情、表现去判断结果, 发现事物、情态的内在联系,是将帅判断力的基本要求。所以, 现代企业行为要求管理者准确判明竞争的各种态势, 尽量避免企业、人、财、物的损失。

  心理学研究表明: 直觉、灵感通常是对某类事物的有着长期的经历和深深的研究的“ 顿悟” , 孙武的常用语“奇”就是指这种“顿悟”。“ 凡战者, 以正合, 以奇胜。故善出奇者, 无穷如天地, 不竭如江河。…… 奇正相生, 如循环之无端, 孰能穷之”,“奇” 就是建立在对客观事物感性认识基础上的特殊能力。现代企划, 特别需要管理者的“灵感” , 无论是广告效果、形象设计、新产品的开发、营销策略等, 都不是固定思维模式的结果, 而往往是“突发奇想”的一个火花, 就收到了“奇效”。领导心理学研究表明,企业家有一种特殊的直觉能力, 他们的行为常常与“猎奇”、“冒险”、“ 追求刺激” 和“标新立异” 相提并论, 他们是识别商机、运用沟通、运作人力、财力、管理资源的“冒险家”。可以说, 冒险心理品质也是领导心理品质的动力特征和发展因素, 是能否为创新和富有成效工作的重要条件。

  本文对《孙子》管理心理学思想只是探索性的。综上分析可知, 《孙子》中所含的管理心理学思想极为丰富超越时代, 对照一下西方管理科学、经营哲学, 我们将越来越发现许多都是以《孙子》的战略思想为源头, 研究发现西方管理学界对《孙子》的钟爱,许多均以研究孙子作为成功的理论基石。

本文链接:http://andaloussy.com/bishijixu/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