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避战 >

塘沽协定签订的背后 蒋介石并非为了全力剿共

归档日期:09-30       文本归类:避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塘沽协定签订的背后 蒋介石并非为了全力剿共_计算机软件及应用_IT/计算机_专业资料。如对您有帮助,可购买打赏,谢谢 塘沽协定签订的背后 蒋介石并非为了全力剿共 导语:12 月 29 日,蒋又“纵论国事”,认为此时内外局势纷乱,对日 只有避战:“北方与日勾结可虑”,中共犹在其次。

  如对您有帮助,可购买打赏,谢谢 塘沽协定签订的背后 蒋介石并非为了全力剿共 导语:12 月 29 日,蒋又“纵论国事”,认为此时内外局势纷乱,对日 只有避战:“北方与日勾结可虑”,中共犹在其次。“现时对策,惟有妨 碍其集中,与 12 月 29 日,蒋又“纵论国事”,认为此时内外局势纷乱,对日只有 避战:“北方与日勾结可虑”,中共犹在其次。“现时对策,惟有妨碍其 集中,与迁就粤陈。至于对倭只有避战,”对于闽变,不得已时,只有 暂时将之孤立于省城,待其变化。 1933 年上半年,中日之间继“九一八”、“一· 二八”之后,在山海关、 热河、长城一线再度发生激烈冲突,最终以中方妥协退让,签订屈辱 的《塘沽协定》而暂告一段落。此后一段时间,蒋介石国民政府一度 采取了以“和日”为主调的对日外交方针,在《塘沽协定》善后交涉中, 对日曲意顺从退让,先后与日本人达成了关内外通车通邮的有关协议。 但由于日本的贪得无厌,步步紧逼,这一政策乃难以为继。 “以和日掩护外交” 1933 年 5 月 31 日, 《塘沽协定》签字,蒋介石感到来自日本的压力 终于得到缓解。一个多月后,7 月 14 日,他记下关于对内政外交政策 的考虑,“以和日而掩护外交,以交通而掩护军事,以实业而掩护经济, 以教育而掩护国防。韬光养晦,秘筹秘谋,以余报国惟一政策也。”(蒋 中正总统档案:困勉记卷二十六,1933 年 7 月 14 日)提出了以“和日” 为主轴的外交方略。 7 月 19 日,他致电正在欧美访问的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宋子文, 告以“中央对外政策,现定一面极力缓和暴日之武力压迫,一面切实运 用欧美之经济援助,双管齐下,实为救亡复兴之惟一方针。” 对宋提出的吸引外资,振兴中国实业的计划,蒋提醒他“必须慎密稳 生活常识分享 如对您有帮助,可购买打赏,谢谢 妥行之,不可十分激刺日方之嫉忌心,尤不可授之以显然可借之口实, 以免为其直接破坏。”(《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 ,21,第 182-183 页。)这是告诫在国外的宋子文要小心翼翼,尽量不要因为他的某些外 交努力引起日方注意,以免影响蒋汪好不容易得来的对日“和局”。 7 月 20 日,蒋再次论述其对日政策为“对倭以不使其扩大范围为第 一目的。 …… 此时惟有以时间为基础,与敌相持,在久而不在一时 也。”28 日,蒋还说,“御侮抗日,绝非以武力可与之竞胜,亦非以外 力可以牵制。此时惟有在内政社会教育制度中即在国民军事教育与团 练保甲之中积极努力,行之五年,由小而大,则或有万一之效也。 ”又 退回到“九一八”前后力避与日军冲突的政策,而不是“一面抵抗,一面 交涉”了。 蒋、汪达成一致 这一方针,应该是蒋介石、汪精卫达成一致的结果,7 月 30 日,蒋 介石即自称,“本周……与汪解决内外政策,孙亦参加,公私通电发出, 信心渐立。” 8 月 28 日,汪精卫在报告《外交方针问题》时,调子与蒋介石此前 的说法十分接近,他说,我们现在正面临空前的国难,国家处于积弱 的、被侵害的地位,我们应付国难的方法,用不着张皇,也用不着愤 激,而是应当认清我们目前所处的地位,以求自救自存。 “所以我们今 日外交方针与内政方针,完全一致,第一句是发展民力,发展人民之 生产能力,第二句也是发展民力,发展人民之生产能力。 ”但这样的方 针,毕竟对于现实困境缺乏切实有效的处置,显得空洞闪烁,难于让 人民信服,也不可能使其党内满意。 10 月 30 日,在国民政府总理纪念周,汪精卫报告外交,再次声称 “中国现在所需要者为建设,而建设之环境,无过于和平,故中国之企 望和平,较他国为尤切。然和平云者,平然后和,不平未有能和者也。 生活常识分享 如对您有帮助,可购买打赏,谢谢 顾兹所谓平,不仅为国际地位之平等,尤在国力之平等,殆未有国力 不平等,而国际地位能平等者。” 日与俄,是蒋介石考虑外交策略时常常放到一起来观察的互为对立 的两极,是亲日抗俄,还是联俄抗日,消消长长,亲亲疏疏,在 19271937 的十年间,大体上可以说一直萦绕在蒋的心头,当然,如果日俄 交恶而能置身事外,则更是上上之选。这时,中日之间有所缓和,蒋 的“祸水北引”之念又顽强地冒了出来。8 月 19 日,蒋在日记中称,“倭 势和缓,华北乃可渐定,此大计幸可实现矣。倭俄情势日急,与倭妥 协,俾其一意对俄,亦‘先其所爱,微与之期’‘践墨随敌’之意乎。”其后, 又多次预计日俄将开战,而冀其实现。 宋子文与蒋介石的分歧 8 月 23 日,蒋介石致电宋子文,劝其就便赴日一行,缓和关系。但 宋子文没有照蒋的意见访日,28 日,蒋在日记中称:“子文不在日登陆, 免倭寇造谣,亦有见地。”但实际上对宋已相当不满,蒋宋在对日政策 上存在分歧,蒋的外交路线需要组织上的保障,如罗文干去职,以汪 精卫兼外交部长,以唐有壬任常务次长,加上黄郛、何应钦驻北平, 都是为了贯彻其先安内后攘外的基本方针。 在同一日的日记中,蒋记曰:“国内外交部长易人,外交方针幸趋一 致。”9 月 5 日,蒋介石与宋子文谈话时,发生激烈争执,蒋在日记中 大骂宋子文曰:“子文年少气盛,四年来误党误国之财政政策,尚不知 觉悟,反自诩其能,不肯变更,余负其责,蒙受亡国失地之罪,彼仍 一意径行,以余为傀儡,强余从其政策,今日且以辞职相要胁,忍无 可忍,故痛责之,而彼终不自悟也,可叹。” 9 月 6 日,蒋介石及行政院长汪精卫、立法院长孙科、财政部长宋 子文等会于庐山,“会议中曾商讨对日政策:除绝对不割让东北各省, 不承认伪‘满洲国’外,其他仍应与之周旋,并尽力避免刺激日方。” 生活常识分享 如对您有帮助,可购买打赏,谢谢 根据黄郛档案中《9 月 6 日谈话会商定之结果》记述,这次会议确 定的对日方针是:“除割让东省、热河,承认伪国,为绝对不可能外, 对其他次要问题如税则等仍应与之作相当之周旋,谋适宜之处置,并 极力避免一切刺激日方情感之行动及言论。对华北当局,并赋以相当 自由之权限,以期应付圆滑。”

本文链接:http://andaloussy.com/bizhan/765.html